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频道 >

万妖王摩哥斯 特朗普抛出天价军费,向核心选民吹响集结号

  特朗普抛出天价军费,向核心选民吹响集结号

  深明大义

  对将步入连任竞选模式的特朗普而言,2020财年预算计划,俨然是向所有核心选民和关键特殊利益群体吹响了集结号。

  3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公布新版总统预算报告,对将在今年10月1日开启的2020财年的联邦政府支出,提出白宫盘算的高达4.7万亿美元的全面规划。

 

  与以往总统预算报告要在2月初提交的惯例不同,此次报告整整拖延了五周时间。究其原因,当然与创纪录的35天联邦政府部分机构停摆脱不了干系。

  迟来的预算报告,原本就意味着2020财年预算拨款的立法周期要被人为缩短。而在停摆中被证明了的府会冲突,也不可避免地会在“钱袋权”的争夺战中“单曲循环”。

  美国国防预算创历史新高

  作为舆论评论规定动作的国防开支,在特朗普提交的规划里毫无悬念地成为了最大话题。

  按照白宫公布的预算,最新规划的国防支出达到了7500亿美元之巨,这也是历史新高。事实上,特朗普上台以来的连续两个财年,都迎来了国防支出的阶梯式增长。这一趋势完全可以被理解为,共和党往往更强调军事投入、并与军工复合体关系更为紧密的固化特性。

  与此同时,在反复强调“让美国再强大”的底色之上,特朗普执政以来也始终强调要保持美国军事力量的绝对领先地位,从而会通过采购新航母、发展高超音速武器、研发人工智能等选项,,来确保美国所谓的“绝对安全”,的确也是国防开支的加码。

  不过,如果说从2018财年的7000亿左右到2019财年的7163亿(增长2.3%)还算正常的话,2020财年的水平却比前一财年足足增长了将近5%,如此之大的增幅就有些不寻常了。

  就在去年10月,特朗普还曾令人不解地提出了削减新财年国防支出、将其控制在7000亿左右的反常要求。而今的改弦更张且又屡创新高,不免蕴含着某些新考量。

  太空军+修墙:特朗普的现实考量

  目前看,突然增长的主动力,除了确保“好钢用在刀刃上”、提速军事研发与技术革新之外,就是将更多资源投入到所谓“太空军”的建设方面。

  过去一年中,特朗普政府无疑是醉心于太空军建设,似乎绝不会放弃2020年建成太空军的宏大目标。

  但要完成总目标,就必须得打消军方出于自身预算最大化的抵制情绪。于是,特朗普在2月份拿出了暂缓让太空军起初就独立成军的方案,反而将其置于美国空军的整体架构之下。

  随后要解决的当然就是预算问题:按照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相关分析,即便在空军内部设置新的太空军,也要花掉至少113亿美元。假设这个预估数字与实际开销出入不大,2020财年因为要为太空军预留财政空间而明显抬高支出规模,也就不足为奇了。

  另一个现实考量,恐怕与另一个令人惊叹的支出计划有关:特朗普继续在2020财年中安排了约86亿美元用于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

  可以预见,第116届国会民主党人必定会对此坚决反对,86亿美元拨款的放行几乎是零概率。于是,倘若还会走到通过“紧急状态”方式动用其他经费的话,那么与作为借口的“安全隐患”最为接近的无外乎国防支出。于是,让国防支出多多分羹,也是为未来挪用时做好让军方不必太忧虑的存量储备。

  预算计划向选民吹响2020集结号

  为了做足对联邦财政赤字控制重视的姿态,特朗普的预算计划也继续同步针对社会福利等国内支出进行削减,而本次整体5%的削减幅度也注定不能得到民主党人的首肯。

  更具战略性的算计是,为了不违背2011年《预算控制法案》所设定的军费5760亿的上限,特朗普在不受控制的“海外应急行动支出”上猛增了将近1000亿美元,而这种“掩耳盗铃”当然不具备避开民主党阻击的功能。

  但无论如何,按照美国国会财政立法的一般逻辑,被认为“野蛮生长”的国防支出,最终还是会在国会议员们的博弈中相对容易地被批准。而被计划削减的那些国内项目,却因为刚性需求的固化存在而会大概率地仅获得少许压缩,甚至基本保持往年水平的拨款额度。

  增长的实现了增长,减少的却未必得到减少……这种难以急转弯式调整的财政惯性所导致的最大后果,就是联邦财政赤字的失控,以及以此为口实的两党互相指责。

  对即将步入连任竞选模式的特朗普而言,犹如大礼包一般的2020财年预算计划,俨然是向所有核心选民和关键特殊利益群体吹响了一级动员的集结号。


www.smxban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