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频道 >

新闻资讯“佛系”副厅长的另类捞金术:109次会议缺席63次,受贿500万!

109次会议,缺席63次;5天培训,有两天找“枪手”顶替……

他就是海南省林业厅原党组成员、副厅长王春东,被称为“任性”副厅长、“佛系”副厅长。

据检察机关指控,王春东的“任性”还体现在滥用职权、中饱私囊上。2004年至2017年,他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捞钱,机关算尽,手法翻新,共收受、索取财物428.28万人民币、40万港币。

近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以王春东犯受,判处有期徒刑10年。

权力任性的厅官

王春东,今年56岁,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人,大专文化程度。

翻开王春东的履历,自1982年从一名自然保护区技术员,历经海南省野生动植物自然保护中心主任、海南省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局局长,一直到2012年担任海南省林业厅副厅长,他整整用了30年。

30年里,他从基层一线一步步“走”上来,平步青云。担任副厅长期间,他先后分管营林处、森林资源管理处、行政审批办公室、省林业项目办等工作。

然而,自从走上厅级领导岗位,王春东的思想便开始麻痹大意、自由散漫起来。2012年9月至2016年9月,他任省林业厅党组成员、副厅长期间,应参加的厅务会议和其他专题会议共109次,其中其以各种借口缺席竟达63次。

2013年1月,王春东在参加省管干部轮训班学习过程中,违反教育培训规定,5天的学习时间里有2天私自安排他人顶替上课。

不仅如此,2014年12月,他对省林木种子(苗)总站呈批的《关于加强油茶种苗管理工作的通知》未及时签发,造成外省劣质种苗和未经论证种苗进入海南部分市县种植,给全省油茶种苗质量带来一定安全隐患。

2017年3月,王春东受到党内警告、行政记过处分;2017年6月,被免去省林业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职务,降为非领导职务——副巡视员。

2018年5月,海南省林业厅副巡视员王春东涉及严重非法违纪,接受海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除了作风问题,王春东还涉及钱权交易,他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项目承揽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财物。

看上黄花梨让老板买单

由于长期在野生动植物自然保护部门工作,王春东深知动物角、黄花梨、红木等工艺品的价值,尤为喜爱黄花梨。

2012年,王春东在海口龙某花梨沉香馆购买花梨、沉香制品共消费10万元。他随即打电话给刚认识不久的个体经营者欧某平,让他把这笔单买一下。

随后,欧某平从家里拿了10万元现金交给了龙某沉香馆的人,付过款后就把付款凭证丢掉了。过后,王春东还问起过一次。

2014年年底,王春东在陵水县老家盖的新房完工,需购置一批家具。欧某平陪同王春东到广西凭祥市购买了32万元的红木家具,又代为支付了这笔款项。

2014年8月,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对2013年森林抚育项目进行招标。在王春东的帮助下,欧某平挂靠海南某斯林业有限公司顺利中标。

“为感谢王春东的帮助,2014年年底,我在陵水县王春东老家送给他30万元;2015年年中,在海口世纪大桥下的球场附近送给王春东20万元。”欧某平告诉办案检察官。

2014年下半年,时任林业厅副厅长的王春东带队到东方市的汇利黄花梨基地检查工作,王春东与海南某利公司股东牟某志正式结识。

“2015年下半年的某天,我跟王春东说希望能将一些市县的森林抚育工程交给我来做,王春东当时也答应了。”牟某志称。

之后,王春东先后将抱龙林场2014年森林抚育工程、乐东县2014年森林抚育工程、万宁市2015年森林抚育工程、陵水县2015年红树林碳汇造林以及生态恢复项目交给牟某志做。

牟某志还供称,2016年上半年的某天,他跟王春东说,抱龙林场这个项目想送给其一些好处费,王春东说直接给钱不好,提出让他以购买其一件工艺品的方式来收受这笔钱,他当时也同意了。随后,他在陵水县椰林镇椰林大道附近,以20万元的价格从王春东的弟弟王某方手中购买了一件动物角制成的工艺品。

就这样,两年时间里,牟某志分5次共送给王春东155万元好处费,王春东每次都欣然接受。

孩子上大学让他人斡旋

2004年7月28日,王某缴款4.08万元为海南中学择校费。

王某系王春东女儿,这笔钱并不是出自王春东,而是海南某林装饰公司原项目经理黄某俊。


www.smxbank.com